日  星期

好友的一瓶“提神剂”,让15岁少女深陷毒品深渊

来源: 中国长安网   发布时间:2020-02-25  浏览数:

吉林省女子隔离强制戒毒所根据戒毒人员韩梅梅(化名)的真实经历,撰写了文章《黑暗中的那缕蓝光》。

我的幸福历经千山万水,可最终还是迷了路……遥望窗外的落叶,回忆悠悠飘在眼前。

三岁那年,爸爸因刑事案件被判了刑,妈妈没留只言片语、带着家里为数不多的钱,离开了我们。小小的我成了奶奶和姑姑“大大的包袱”。六岁时,爸爸回来了,随他回来的还有一个陌生的女人,爸爸还强迫我让我叫她小妈,小妈不喜欢我经常打我,来发泄她的不满。而我没有选择忍气吞声,倔强的与她对抗,扔掉她的衣服、弄坏她的东西,结果引来的是小妈变本加厉的打我。恶性循环,周而复始,家里的战争令爸爸头疼不已,为了家里的平静,我又被送回到了姑姑家。不久,爸爸有了小儿子。

15岁时,我的亲生妈妈回来了。哭诉着自己的后悔和自责,诉说着对我的思念,并表示会不惜一切来弥补我,于是我又走进了妈妈的新家。妈妈的新丈夫,对我百般迁就、可正值青春期的我自私、任性,仗着妈妈的内疚,心里稍有不顺心就暴跳如雷,大发脾气,扬言要辍学和离家出走。每每如此,我的各种要求甚至是无理的要求都会得到满足,终于我消耗掉了妈妈所有的耐心。妈妈让我住校,我开始逃课、泡网吧、打电游让我十分快活。我讨厌我的父母、我恨我的家庭,我觉得我的不幸福都是拜父母所赐。为了报复他们,一怒之下我辍学了,结交了很多所谓的哥们儿、姐们儿。我学会了抽烟、酗酒、去酒吧放纵,渐渐的我竟然还迷上了赌博,可最后输的一无所有。一天,我决定用我仅有的1000块生活费背水一战,最终又输的精光。身无分文的我沮丧的来到好友家,她拿出一个简易的塑料瓶,说是“提神剂”,吸一口提神醒脑心情好,让我试一试,接着还转给我一笔钱鼓励我,让我一定要捞回本。我没多想马上就吸了一口,恶心之后却是飘飘然的感觉,我好像忘记了烦恼、忘记了父母。我高兴坏了,自此,我深深地爱上了这个“提神剂”。每天都要和它约个会,我问朋友:这个提神剂到底是什么?怎么会有这样的魔力?她笑着告诉我:这是冰,而且她的男友就是卖这个的。我一步步滑向毒品的深渊,没钱购买毒品就回家骗爸妈的钱,不给我,我就会暴跳如雷,甚至用刻薄的语言伤害他们。心里觉得爸妈对不起我,不但没有给我一个完整的家,就连在金钱上也不能满足我,我觉得挫败的人生都拜父母所赐。仇恨心理加上毒品的侵蚀使我走向了万丈深渊。

强戒所沉重的关门声惊醒了我埋藏心里的恐惧和忐忑。我觉得我20岁的人生自此被宣判了死刑。在我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,“我完了,爸爸妈妈本来就不喜欢我,这次更不会管我了,我被所有人抛弃了,我的人生已经毫无意义,又何必在乎这两年的生活呢?”我的人生漆黑一片,没有一丝的光亮。入所后,我沉浸在自己悲伤低落的情绪中走不出来。对于所里的规章制度和大队的日常生活纪律,我不想遵守;对于学习和活动,我选择了消极抵抗;对于戒毒人员这个称号,我不想理会;对于我的未来,我也丧失了信心。但每天深夜,我还是会想起爸爸妈妈,如果我以前没有那样叛逆,没有吸毒赌博,我是不是会有不同的人生?我在胡思乱想中辗转反侧,夜不能寐。

2018年5月12日,这是一封信上标注的日期,离我到戒毒所不到半个月的时间。民警将信交到我手上时,我甚至以为是不是所里还有和我名字一样的人?不可能还有人给我写信。我当着民警的面将信拆开,信封里放着一张信纸和一张充值了两百元的账单,我打开信纸,一眼就看到了末尾处的名字,是她!那个当初选择离开我的人,那个我可以称为“妈妈”的人。我不清楚民警通过什么样的方式联系到的她,我想那一定很难吧!毕竟我们分开了这么久,甚至连彼此都不知道对方的住所和联系方式。我手里攥着账单,却不想去看信中的内容,已经离开了那么多年的人,在我进入戒毒所后突然出现,我难免要怀疑她的目的,是想用这两百元钱与我彻底断绝关系么?我不想去看,我将信放在桌子上,刘警官将信拿起来,看了一遍后,慢慢的读了出来,信很短,简单来说,让我好好戒毒,省着点花钱,不要惹事。字里行间还能感受到一种陌生甚至是尴尬,但也可能是因为刘警官温柔的声音,我很平静的将信听完了,要是以前我可能会将信撕掉吧。刘警官读完信,用手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,我离开时,转头看见刘警官手里还拿着那封信,细细的看着。

2018年8月18日第二封,还是由刘警官念给我听,信中内容依然不咸不淡,没有什么值得记得的地方。

2018年9月14日第三封,信里多了许多家里现在的情况,民警读的很慢,很慢,我竟然也一个字一个字的记在了心里:妈妈家里多了小弟弟,名字与我只差一个字,我以前从不知道的新家地址,新的电话号码也出现在了信里。刘警官拿了纸笔,在读完信后,将这些信息又摘抄了一份给我,字迹特别的工整。

2018年11月2日我以为不会再有信了,毕竟与上封信相隔了这么久。“孩子,这段时间刘警官经常打电话给我,跟我聊了很多,不仅仅是有关你现在的戒治,她还与我聊起了你小时候的一些事情,现在你变成这样,妈妈也有很大的责任,刘警官说的对,不管怎样,我们都是母女,我也希望可以借这次机会了解你,我们有一个新的开始。”这一次的内容尽然比第一次的还要尴尬,但是我却有了不一样的感受。刘警官告诉我:“和家人修复关系的机会不多,要好好把握!”我心里竟多了些许期待。

2018年11月10日,19日,24日……信件越来越频繁,我感受到了信件中越来越浓的牵挂,我的心里也随着信件的增加,发生了改变。

2018年12月25日,圣诞节。我正在教室里学习,刘警官突然叫我穿好衣服,然后领着我走出了宿舍楼,一路上,她告诉我,一会要注意自己的情绪和态度。我不懂民警当时说这句话的意思,直到我接通了电话:“孩子,是你么?我是妈妈”“妈妈给我打电话了?”当我听见妈妈那陌生又熟悉的声音时,我简直不敢相信,我回头看向站在身后的刘警官,她微笑的向我点了点头。我回过神,小心翼翼的向电话的那头叫了声:“妈!”“是,是妈妈!你现在感觉怎么样,身体还好么?戒毒还顺利么?”“我…还好”“以前是妈妈做的不够好,因为我的自私,没有给你一个完整的家庭,没有好好保护你,才让你接触到了毒品,是妈妈对不起你!”在妈妈的话语中,我感受到了满满的自责和关心,“你放心,我在这里生活的很好,还有….我原谅你了,可以请你也原谅我么?对不起,妈妈!”,回答我的是电话那头的哭声,但是我依然在那泣不成声的语调中找到了最好的答案。“你们刘警官多次打电话给我,告诉我很多关于你的事情,她们还给我看了你的照片,告诉我你在那里表现的很好,你放心,妈妈等着你戒毒成功,妈妈带你回家!咱们重新上学,重新开始,你要听刘警官的话,我相信,你可以的。妈妈爱你!”通过短短的电话线伴着妈妈哽咽的声音,我好像回到了童年。挂电话之前,我和妈妈约定好下次探访的时间,我要让她亲眼看见一个完全与过去截然不同的我。

也是通过这个电话,我才知道,我在所里所有的保暖衣物和营养品都是民警的无偿资助,为了不让我有任何的心理负担,所以她们没有告诉我。我想到之前每天早上民警的暖心问候,每天睡觉前的体温测量,定期医院体检和康复治疗,为我制定戒毒营养餐......一幅幅暖心的画面在我的脑海中重现!我从来都没有想到我灰暗的人生在这里竟然出现了转折,更没有想到还能找回了我失去已久的亲情和家。从此以后我积极的参加教育矫治、知识课堂和技能培训。我开始用心学习,认真参加康复训练,积极戒治……我渐渐喜欢上了这里的生活,我对未来充满信心!

还有十个月我就要解戒了,我的身体素质比之前有了很大改善,我认识到了毒品的危害,掌握了许多法律知识,学习西式面点技能,成功的通过了国家西式面点师资格鉴定考试。我有一个愿望,成为一名蛋糕师!亲手制作美味的糕点,用自己的双手创造美好的未来!

感谢在我黑暗的人生中,照射进这一束束蓝色光芒!帮助我驱散阴霾,让我的内心不再感到迷茫和无助!因为有你们,我不畏前路,不畏风雨艰辛;因为有你们,我的灵魂回归了人生正途,找到了家的港湾;因为有你们,我黑暗的人生被照亮了,点燃了我对生活的热爱。怀着一颗感恩的心走好我的人生路,不辜负你们对我的付出和期望,我生命中的蓝光!

[ 打印 | 关闭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