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  星期

写出忠诚里的诗意

来源: 韩城公安局   发布时间:2020-08-03  浏览数: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诗与远方仿佛孪生,一起成了人们心目中美好的代名词,一次次承载起人们对理想生活的想象。然而,正如要抵达远方就必须走过艰辛的长路一样,抵达诗,则必须承受太多的磨砺、孤寂与不安,个中滋味,长期从事诗歌写作者体会尤深。

多年前,我还是一个稚嫩的诗歌写作者。一次,聊起公安诗歌的写作,一位诗人朋友的忠告令我至今记忆犹新:忠诚这件事,远不是“忠诚”这个词可以诠释的。这句话令我反思良久,脑海中倒带一样地检索着自己的写诗轨迹、写诗习惯。在之后的写作中,这句话会时常跳出来,警醒我不断矫正自己的语言表达。

那么,“忠诚”一事,若非“忠诚”一词可以诠释,又将通过什么去诠释呢?

我认为,首先是诗性的语言。在一代代公安诗歌写作者的努力下,公安诗人及其诗歌越来越受到文学界的关注,但也存在一些根深蒂固的问题。比如,套路化审美导致的套路化表达问题,好像在一个作品中不用一些大词、硬词,就不足以表达内心强烈的情感。而恰恰是这些用力过猛的词语大大妨碍了语言的柔韧度,削弱了诗歌软化人心的力量,使作品空有诗的外壳,却少了诗的灵性。这样的作品不仅不能引发更多读者的共鸣,反而使人感觉造作、浮夸,充其量只能算作一次性的行业文化消费品,而非文学意义上的好作品,更遑论生命力。

诗歌的语言问题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,是与一个诗人的发现能力、体验能力和想象能力息息相关的。这需要诗人具有不断探知外界的勇气和不断向内挖潜的毅力,这是一个“艰苦卓绝”的过程。我曾在一首旧作中,记录过这种心路历程:“一些风声提醒着/冬深了/我必须抓紧时间打磨这块石头/我要在第一场冬雪来临之前/把里面的光芒挖出来/像玉一样燃烧”。

除了语言,忠诚的诠释还离不开细节。公安诗歌要想成为打开更多人心灵的钥匙,就必须用心打磨细节的锯齿。细节与人性密不可分,细节的真实,即人性的真实,细节的真诚,亦即人性的真诚。细节的力量在于“一叶知秋”,可以打通警察职业情感与民众情感。作为公安诗人,要懂得自觉摒弃美化、粉饰的单向度书写,拒绝把沉甸甸的使命演变成轻飘飘的颂歌,要用细节和真实让人们看到警察群体中最富质地、最为生动的人性光辉,让人们感受到在这支队伍中,有激越的号角,也有迷茫的眼泪,有勇敢前行,也有踟蹰回望。要通过细节的描绘真诚地呈现警察的精神厚度与精神高度,使其能够被当下的心灵解读,也被未来的岁月铭记。

忠诚的诠释,还离不开丰富的情感。这种情感既是个体的,也是群体的,这样才可引发共鸣。由于山东省济南市公安局《金盾下的荣光》年度颁奖典礼的需要,我每年都创作一个朗诵文本。面对新一届颁奖典礼,如何在朗诵文本上有所突破,我确实用了一番心思。我一次次去问同事,问我的警察爱人——什么是把警服穿在心上?他们给出的答案不一,恰恰是这些五花八门的答案,给了我写作的灵感,那首提炼了许多个体情感的诗歌《把警服穿在心上》诞生了。颁奖典礼那天,现场观众跟随着四位战友的深情演绎审视着自己身上的警服,也审视着自己的内心,许多人热泪盈眶。很快,这首诗像插上了翅膀,先后被西藏、湖北、江西公安系统的战友激情朗诵,引起的巨大反响出乎我的预料。这件事强化了我的认知:诗歌是语言的艺术,更是情感和思想的结晶,它不应是毫无目的的宣泄,应该是个体更是群体关于生命、使命、甘苦等命题的思索与追寻。

我们常说“功夫在诗外”,如果没有风餐露宿的执著,没有披星戴月的坚毅,没有刻骨铭心的热爱,是很难深入到群体情感的腹地去诠释好“忠诚”的内涵的。这个过程漫长且艰难,有些像“作茧自缚”,唯如此,方可“破茧成蝶”。

[ 打印 | 关闭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