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  星期

爱可以是这样

来源: 韩城公安局   发布时间:2020-05-29  浏览数:

她是人人羡慕的白衣天使,而他只是机械厂的一名维修工人。第一次见面时,她就在他们厂里看到满墙都贴着打倒他的大字报,然而两人还是谈起了恋爱。那时的她并没想过自己会有一见钟情的爱情,只说喜欢他的踏实肯干、勤奋努力。

八个月后,他说:“我们结婚吧?”她说:“行。”于是她背了个柳条箱子,放上她的衣物——这是她的全部嫁妆,从老家临沭县坐公共汽车,来到他在临沂市的住处。他家徒四壁,两人把各自的被褥放到一起,简单吃了一顿饭,就算结了婚。她说:“只要两人相爱,就是最大的幸福!”

一九六八年“文革”初期,他响应“支援大三线”的号召,积极报了名。结婚后的第十七天,他便踏上了去云南的火车,没想到,到昆明没几个月,他就患上了一种怪病,四肢绵软,只能说话,不能动弹,经过几家医院诊断,最后被确诊为患上了“重症肌无力”。

远在老家的她听说后,一个人背上烙饼,倒汽车、倒火车,用了七天七夜的时间,终于来到了丈夫身边。在她的精心照料下,他的病慢慢好转起来。之后两人从云南返回家乡,开始了平静的小日子……

时光流转,一晃他和她都陆续退了休,儿女们也有了自己的小家,老两口重新回到了二人世界。那段日子,他们一起跳舞,逛商场,还像年轻人一样补拍了婚纱照,他们的恩爱让人羡慕不已。

可就在婚后的第三十二年,她患了脑中风,半身偏瘫,好在有他的悉心照料,她慢慢可以自己走动了。他细心地在楼梯的右边给她自制了几个扶手,为了不让她磨破手掌,还在上面绑了厚厚的布。每天上楼下楼陪她锻炼身体时,他都会蹲下来帮她抬脚。

天热时,他带着她出去散步,和老邻居聊聊天;天冷时,他就在家里的阳台上自制了一圈木质扶手,扶她绕着阳台走,直到她累了,想睡午觉。她睡着后的半个小时,是一天中唯一属于他自己的时间,也只有这时,他才能好好坐在沙发上歇一歇。夜里,他经常醒来为她盖被子,她只要轻轻碰碰他,他就会马上醒来,抱起体重170斤的她起来上厕所。这样的生活,他整整坚持了十年……

可不幸再次降临——一天上楼梯时,她因体力不支,猛地坐在了台阶上,这一坐就再也没站起来。由于药量增加和缺乏运动,她的体重增长到了180斤,他无法独自带她出门,她只能天天闷在家里。爱热闹的她变得焦躁不安,甚至还想过自杀。他看在眼里,疼在心上,于是绞尽脑汁琢磨怎么能独自把她带到楼下,让她呼吸到新鲜的空气……

一天,他远远地看到附近一个工地正在施工,高高的塔吊把一小车水泥轻松地运到了楼上,他突发奇想——为什么不造一个类似电梯的东西,把老伴从楼上运下来呢?他们住在二楼,一楼没有人住,在楼房连接处造个电梯,让老伴乘电梯下去,就省力多了。

凭借当年修理汽车的经验,他先照着塔吊的形状画出草图,做出了模型,然后就准备各种工具和用料。

每天早上喂她吃完饭后,他就拿着列好的采购清单,逐一去购买材料。为了节约成本,他跑遍了全城所有的五金商店对比价格;为了学电焊,他给20多岁的焊接师傅倒水点烟,说尽好话;为了尽快掌握焊接技术,他被电焊火光打了无数次眼睛,手也被烫出许多伤疤;为了检验电梯的牢固性,他把东西一次次往电梯里搬进搬出,直到电梯每次上下都牢固稳定。

3个月后,一部凝聚了他心血的电梯终于大功告成。他给电梯刷了层新漆,挂上了鲜红的中国结;她洗了头,穿上新衣服、新鞋,转着轮椅来到电梯口。在按动开关的那一刻,她的眼泪夺眶而出……

他叫王忠玉,今年70岁,是山东临沂市一名普通退休工人,被网友称为“电梯爸爸”;她叫卓宝兰,今年72岁。

接受采访时,她说:“我不会说好听话,但从心底里感激他。我找了一个好老伴,我们要一直牵着手,今生一起走,下辈子还要一起走。”他笑得憨憨的:“我就是她的腿,会带她去想去的任何地方……”

这部用简陋的支架、塑料布和长短不一的木板制成的电梯,载满了爱意与浪漫。爱情可以是一颗12克拉的钻石,也可以是一部粗糙的手工打造的“电梯”。

[ 打印 | 关闭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