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  星期

一入我城 尽染风月

来源: 韩城公安局   发布时间:2020-05-08  浏览数:

四月的八重樱滴着春雨,千树万树的开到我眼前身上。有那么一个地方,你不曾来过,初次相见却是阔别经年之感。雨水洗碧了雕梁画栋,一草一木皆做了时间的信差。她从两千年前的《史记》中走来,穿过依依古道,穿过宋元明清,落在了遽水河边的石桥烟柳,落在了我的心里。

叩响了古街虚掩的重门,流年日深的潭水映着苍松与红蕊,多少王侯将相在此脱了征袍丢下山河,沉睡在古人的诗卷里。朗朗的读书声,又在这里响起,万人研学,国学大讲堂,尊儒拜孔的遗风,让这里的石碑都沾染了灵气,日日夜夜与长风相对,千载轮回,不与人说。
你认识古城愈久,愈觉得她是人生行路处一汪清喜水泽,一入我城,便沾染了一身的风月,只得窃喜的对着她,看她的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
       它就是这样繁华不轻浮,红尘不世故,似谁打翻了一砚古墨,泼破染了沧桑入骨。她用砖雕的家训,石鼓的抱狮,木刻的黄花梨,浅绘着花鸟虫鱼的古董与瓷器,勾勒了古城素淡的风景,借光阴为笔,任谁来都能开启一段记忆。
      崇文尚德的韩城人,有着千年的士大夫遗风,躲在这里,万卷古书消永昼,光洁的石板不知踏过了多少秀才举人的脚印。当盛唐、富宋、雅清,传统离我们越来越远,我却在圆觉寺金塔的暮鼓晨钟里读到了这座城的文心。那一日我和婕宁姐姐隍庙街一庭院小坐,其院有谭,潭中红鲤,潭旁栽竹,一砖一瓦都镌刻了岁月的故事,多少怪文奇谭封存于老槐下,多少人间情怀落于红墙青瓦的尘埃。夕阳歇上枝头,有钟声由远及近,薄寒轻暖天,碧空中舒展的祥云徘徊在秋水人家。归家,我和她写下一行行的字,就像盛开的花。家乡是滋养我们文心的土壤,穿行于其中,不必猜测哪条路能带你看到绝美的风景。或许你无意路过了北廊庙听见一段戏词咿呀,繁弦幽管,青衣朱唇轻启”有金珠和珍宝光华灿烂,红珊瑚碧翡翠样样俱全”。还有那夜明珠粒粒成串,还有那赤金链、紫英簪、白玉环、双凤錾、八宝钗钏一个个宝孕光含。你惊艳于耳,又撞见小巷里,身着旗袍的女孩明眸善睐,走进了酒馆,走进了将相的故居,走进了隐居红尘,一房一舍静静在那里散发着星辰光芒。
      日暮落下,花香不安分的四处游荡,绚丽灯火包裹下的亭台楼阁,显示出一派盛世气象恍若隔世。巨大的花灯、歌舞、音乐、光幕、喷泉,浑然一体。走过茶楼酒馆,酒香沾满了衣襟,她没有丽江那么多爱情,也没有成都那么多故事,她有她的风骨,她有她的长歌琴浪。
      古人说:大隐隐于朝,中隐隐于市,我是红尘客,藏于非黑即白的世间,谁踩过枯枝轻响 ,萤火绘着画屏香,偶尔写诗歌,有太阳意,有月亮光,有人世香,一字一茶,一人一城……

[ 打印 | 关闭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