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  星期

合欢

来源: 韩城公安局   发布时间:2019-11-27  浏览数:

一年好景君需记,最是橙黄桔绿时。记得六月的山中,正是合欢花盛放的季节。我是山中寂寥的看花人,夏日里流火般的热浪扑面而来,一切景物如同罩在一个透明的玻璃罩子里,明亮且醒目,我经常会去寻找着理想中乘凉的大树,看见粗壮的合欢树,枝桠招摇,一树翠碧,簇拥着折扇般的粉花,熠熠生辉,犹如绽放的小朵烟花,元好问的一阙好词中写道“画出春风,人面小桃枝”,那一树漪漪绿叶,轻挽住漫天的流云,不管耸立在何处,本身就是一种生动。家乡的合欢树比比皆是,城里、乡下、庭院,每遭遇合欢,我便留连,久久不愿离去,心中也生出些许悲或喜的滋味。

合欢如同女子,气味微香,喜好阳关充足的季节,合欢原名苦情花,如同中国所有的爱情故事一样,要从一位秀才说起,秀才寒窗十年,上京赶考,妻子粉扇指着窗前的苦情树对他说:“夫君此去,必能高中,只是京城乱花迷眼,切莫忘了回家的路!”秀才应诺而去,却从此杳无音信,粉扇从青丝等到白发,也没有盼来那个回转的身影。在她生命尽头时,发下重誓:“如果夫君变心,从今往后,让这苦情开花,夫为叶,我为花,花不老,叶不落,一生同心,世世合欢!”说罢,气绝身亡。第二年,所有的苦情树果真都开了花,粉柔柔的,像一把把小小的扇子挂满了枝头,只是花期很短,只有一天。而且,从那时开始,所有的叶子居然也是随着花开花谢来晨展暮合。每到夕阳西下,一对对羽状复叶就慢慢靠拢,次晨才渐渐分开。我只能一声轻叹,古代的男子大多薄情,更衬着女子的浓烈,就像这合欢看似柔弱,却从不嫁予东风。合欢随风摆动的时候,像在低语,诉说着久远的爱情。

合欢可入药,有凝神作用,清人李渔说“凡见此花者,无不解忧成欢,破涕为笑,不可不载”。乍见这句话,我不由的心生欢喜,恨不能此刻就移植一株合欢在自家的院子。古人借景引景的手段,甚是微妙,故而常在庭院中栽植合欢,寓意百年好合,与人为善,如果世间所有的婚姻、爱情、家庭都能经得起岁月的摧折,那么人得一生就没有那么多忧愁了吧。

暮色四合后,我喜欢沿着河岸走一走,霞光里,米色的墙围上摇曳着合欢的身影,细弱的水草,春时嫩,夏时浓。河面宝蓝色的蜻蜓相偎着忽远忽近而来。合欢树倚着一障青山,在这暗淡的穹庐下,勾勒了一庭的阑珊。

记得有一回看《中国古代服饰图典》,书中画了宋代的女子,身着蜜合色的长褂,衣襟上绣着小朵的合欢花,圆润细腻的下巴微晗,衬得合欢艳美无比,这样美丽的衣衫,在百年前又勾动了谁的心澜?是否又是一段动人的故事。

深秋里山温水软,半落的合欢,似这晚秋的暮年。有诗道“当时曾向君道,悲欢转眼。花还如梦,哪能长好”。合欢花,岁岁合欢,不娶何耽?这句话问得真好,最美好的感情大概是两情相悦。走近北京的醇亲王府,庭院里纳兰容若所植的两株合欢,已亭亭如盖。纳兰把情思藏在极美的诗词中,百年前的月下,他拾得亡妻的翠翘,记起与妻子泼茶作画的风雅之趣,却何恨已不能言,写下让人惊艳的《饮水词》,他说”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。”这里的心大概是他年少的初心。西风多少恨,吹不散眉弯。名不见经传的女子、因为这句话鲜活起来,我似乎看见她云鬓雪腮那含情带笑的眉眼,在合欢树下红袖添香,偏头娇痴道“含笑问檀郎,花强妾貌强”。合欢仍在、伊人已逝,人生如若初见,何事西风悲画扇。那轻旋而下的合欢,一定落在他的肩头,山看不见远方?谁还记得故人。

满堂花醉三千客,我迷醉合欢的故事和馨香里,感念时光太瘦,指缝太宽。合欢花尤如风姿卓绝的美貌女子,粉面微露,和羞走,倚门却把青梅嗅。我渐渐远去,隔着很远看它,满树的合欢晕出一片嫣红,如雾、如云、如烟。

[ 打印 | 关闭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