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  星期

心中有锦绣

来源:韩城公安局   发布时间:2019-08-05  浏览数:

 数日的阴雨,侵袭了衣衫。天色常暗,大雾天才过,少见的晨光透着清寒,母亲早早的坐在窗前,手里团着她心爱的丝线,许久不染的头发呈现出灰白的颜色。她穿了孔雀蓝的毛衣,黑色裤子,手边的大铁盒子里,码了整整齐齐各色的线团,墨绿、明黄、桃红,映衬着她关节肿大、弯曲变形的双手,让我鼻头发酸。一只鞋垫已经完成了一半,是红色的相思叶配了黑色的字。她带着金色的顶针,专注的纳着鞋垫,脸颊沁润在暖阳里,专注的像跌进一个华丽的梦里。

 母亲对手工鞋垫十分的讲究、我们兄妹的鞋垫从小到大,都是母亲亲手缝制。每到周末闲暇,母亲总挑个大日头天,把旧床单浆洗干净,裁成一米见方的布片。取了精粉和玉米面,掺上水,在小火上熬成面糊,拿出爸爸绘图的大图板,一层布一层面糊,层层黏起,用直尺捋平。做这个有讲究,不能有气泡也不能过度的拉扯。平了再上两层布上浆,黏了七八层后,晾干,撕下。压在床褥下,铺上一层旧书,等这些布壳子干透定型就做成了韩城人口中的袼褙。

 母亲将这些笔挺的袼褙按脚码裁成了大小不一的鞋垫,把白色斜纹布贴在袼褙上,用铅笔细细地描上花样子,她的绘画天赋与生俱来,所有的图样,都在胸中,生动优美,透着她的祝福和理想。海浪与大鹏、旭日与流云,侄子侄女是暖融融的小鸡和新柳、蒲公英和小蜜蜂,我的是枝叶缠绕的夕颜、白玉兰和绿孔雀。

母亲偏爱他的长子,画了竹报平安的花样子,弟弟还未成家自然是红梅喜鹊,透着股子喜气。八十五岁的祖母,总是仙桃福寿、松鹤延年,所有的物事花鸟,都带着消灾避难的寓意。兰花和奇石,牡丹和凤凰,腾龙配着祥云,麒麟威风凛凛。

 母亲七岁上下就能绣花,一手的好绣工,年青时是剧团的青衣,如花美眷,似水流年中,那双唱念做打的兰花指,经过三十年缠绵病榻早已不复往昔,可她审美这项本领却是天赋凛然。她绣的鞋垫沿用了古典的色彩搭配,自成一格,红白相间的锦鲤配了浅碧色的睡莲,紫葡萄架下卧着黄褐相间的猫儿,鹅黄的杏花配了月白色的胡蝶,樱桃红的覆盆子绣了石青色的杆儿,每双鞋垫具是清新朴茂,每个布景都情趣盎然。

 母亲坚持让我们垫手工鞋垫,这种鞋垫三四年都不会变形,耐磨舒服,透气又除湿,凸起的绣线,对脚底还有个按摩的作用,韩城人现在嫁女儿都要在陪嫁里放上这样子的鞋垫,手工鞋垫不仅有很强的实用性,还是女性智慧的结晶,更是一种传统的民间艺术,它不但承载着爱情和亲情,还饱含着祝福和对美好的向往。
    
几年前我在深圳做策划,整天穿着严谨得体的西装,脚上蹬着高跟鞋,挤在下班的地铁里,举办完一场峰会后,逼仄的高跟鞋磨的脚生疼,我悄悄脱掉鞋子刚想缓和一下,却不想引得车厢里的人频频侧目,正当我尴尬之时,才发现原来是我高跟鞋里的鞋垫引来的目光,我从未注意过脚下的这双鞋垫,黑色的高跟鞋里,盛开了一簇热闹的芍药,彩蝶环绕,母亲用翠生生的绿缎子压了一圈锁边。在离家三千公里的海滨城市,母亲的手艺为陕西人挣了一回脸,连我小小的不文明行为都被忽略。我想那个目光里,除了赞叹还有一种思念,我们同是在异乡的游子,一双带着家乡色彩的鞋垫,也勾起了他们对家的思念,牵挂起那个临行密密缝、意恐迟迟归的母亲罢!

弟弟当兵离家之时,母亲在她的小儿子被囊中塞了一双新鞋垫,青色的波涛上,一只大鹏扶摇直上,气势恢宏,她知自己行动不便,不能去探望子女,把所有的爱都藏在了我们的脚底。每双鞋垫平均都在三万针以上,我不知道三十年类风湿的双手怎么去完成这项浩荡的工程。在每个降温和变天的日子里她是怎样熬过那种疼痛还坚持纳着鞋垫,只知道那些美丽的鞋垫里是她的爱和祈盼,以及她对人生饱含的深情。做母亲对于她来说,是一场心胸和智慧的远行,只是因为、她是一个母亲,她的双脚虽然不能行走,可心中却是一团锦绣,绣着子女的未来、孙辈的前程……

[ 打印 | 关闭 ]